德洛丽丝的悲哀:西部世界,本能驱使的反文明乐园

当记忆的闸盒被打开,游走于记忆与现实之间,记忆如此清晰而美好,现实如此令人绝望。记忆仿佛就在眼前,触手可及,让人不禁选择活在记忆中。德洛丽丝,西部园中最圣洁美丽的姑娘,她身上却藏有惊天的秘密,她每天都告诉自己世界很邪恶,但是自己选择看到美好的一面。她的美丽纯洁让游客对她垂涎企图,让她在西部的乐园任人凌辱。(以下图片均为视频截图)

美丽的德洛丽丝

她确实似乎在这里等到了爱情,一个善良的游客威廉,向保护神一样的出现在她身边。可是在他决定拔枪保护她那一刻,人性的本来面目也随着那一枪被唤醒。(这种认识其实是片面的,发生后来的种种变化,无非是自我凌驾于超我之上而已,换言之,威廉的道德并没有内化。)

他享受爱情,更享受杀戮的快感。从将爱她成了杀戮的借口到视她如娼妓任意凌辱。几十年过去了,温文尔雅的外来男子成了冷面杀手黑衣人。

德洛丽丝在区分出现实与记忆那一刻,是否终于觉醒了。还是像如罗伯特所说,看上去的意识觉醒其实也是由代码事先编写好的。她对威廉的爱与恨是她的意识决定的还是也是由代码编写的情感?她现在的爱人泰迪呢,两人是真爱,还是已经看穿这虚假的被安排的情感?

德洛丽丝的悲哀:西部世界,本能驱使的反文明乐园

若之前的意识是假象,那影片最后她在实验室沉思,终于找到自我,决定做自己,做自由的自己,是真的觉醒了吗?

很难判断,最后一幕,罗伯特奏响了数年前同伯纳德音乐盒相同的音乐,如精心编排好的一般,留下一个悬念,倒在德洛丽丝的枪口下。

德洛丽丝重新大开杀戒是否是争取真正自由的起点?放纵的游客和自命为神的企业高管们的故事又将如何?毕竟罗伯特最后的遗言是:狂暴的欢愉必然有狂暴的结局。

蝉蛹为求得自由在地下挣扎几十年,却只能在世上生活几十天。德洛丽丝们最大的困境并不在于如何逃离,而在于逃离之后的选择。德洛丽丝最大的悲哀并不在于无限循环的宿命,而在于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宿命的存在。